我的 2023 年度总结

2023-12-31 271 次浏览 随想

2023 年对我来说是个极其特殊的年份,这一年我的收获甚至达到了前面两三年的总和。我遇到了很多人,体验了很多事,做出了一些改变,并想通了人生的阶段性目标。

时间线碎碎念

首先,打算按时间线回忆一些阶段性的事情。

工作上的变化

年初的关于晋升的事情,虽说是第一次遭遇失败。但我并非是打击,这反而让我更对职场和以前一些我很珍惜的走掉的老员工留下的话有了一些认识。是的,往往一些他人的感悟,是需要亲身经历、亲自站在一样的阶层和处境时才能理解。

年初的晋升改革,完全取消了以往公开的答辩(但并不是说以前的就完全公平),而是变成了走形式的简单黑屋面聊,这让人很不愉快,和某些只善于管理而不怎么懂技术的圈外人,你无法获得正向的沟通体验,这比对牛弹琴更可怕,越是超高位的领导越是透露出一种无法与之交流的傲慢。当然其实最终结果我并不意外。在我看清了在蛋糕不够分的时候,一家大公司暴露出的内部问题,公司和部门的氛围自然会越来越差,内部矛盾加剧,当然这确实是很难解决的问题。

不过,我并不对这件事抱消极态度。它反而帮助我更好地看到一些事背后的逻辑,并推动我思考一些原来的执念是否真的那么有必要。

认识一些人

大概在四五月份,我们的校赛(校级 ACM 程序设计竞赛)要开始了,出于一些机缘巧合,我认识了一些跨越好多级的学弟学妹。是的,他们平均都比我小五六岁,但我非常喜欢和他们交流,我也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工作多年的老油条」,或有什么代沟,而是和刚毕业的年轻人无异。因为疫情放开的缘故,我们都想重新做一些好玩的事情。作为多年来一直关注实验室发展的那种「老不死的」,并且曾负责过多届校赛,我非常喜欢这种久违的冲动,并以一个外部顾问或者幕后的角色参与了进去。

我们开创了首次通过校友募捐筹集奖品的尝试,感谢实验室元祖刘老师构建这样一个庞大且稳固的团体,我们的号召得到了远超预期的响应,有非常多热心校友为这场比赛赞助了现金和实物奖品。

在这场比赛的筹备中,虽然遇到了很多问题(大多是因为前几年的疫情影响失去传承),但整体是相当成功的,和大家一起整活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我们把校赛玩出了很多新花样,如基于题目和特殊规则的多样奖项、闭幕式上的的全新选手风采介绍视频等。

校赛后,我们甚至在一次偶然的聊天中,想要再申办一次省赛、一次足够惊艳的省赛。是的,尽管有些疯狂,但我们几乎快要将它推动变为现实,这个过程也取得了很多老师的支持,因为内部环境尚且未能恢复到有足够资源去支持,不得不暂缓。但大家知道,我们这个 team 是有能力和经验做好这件事的。

偶然的契机

六月份的一个偶然的事情,让我心中的某一团火被点燃了。这种向往和憧憬让我辗转反侧。仅仅三天后,我竟然开始为了这样一个遥远的憧憬彻底改变自己。而且还是一件多年来我从未坚持下来的非常困难的事。但让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就是这样一个看似很微弱的光点,它时不时在我脑中闪烁,但从未熄灭。

如今已经过去半年,我依然没有多少松懈,并已经取得了显著的阶段性成果。但我并不会急于现在就谈论它。还是先保密吧。

重新找到喜欢的圈子和同伴

坦言之,在过去几年,因为一些事情,我的兴趣爱好转变了很多,或者通俗一些,更现充了。这本来是学生时代我很讨厌的样子。但今年,除了和比我小好多岁的学弟学妹接触,一个机缘巧合之下,我因为一句「要一起去 FES 吗?」重新与之前的一些同学恢复了联系,我发现大家都还是老样子。并且又结交了一些新的朋友。

在之后的三四个月里,我一共参与了三场大型漫展、八场米哈游线下活动。「戒断反应」是我和亲友提过最多的一个词。其实感触深的记忆还是挺多的,比如竟然敢去做一些想在想起来都觉得面红耳赤的事情、花费几周的闲暇时间准备无料但累并快乐着、和陌生人一起即兴唱起「我不曾忘记」、作为社恐却和一群素不相识的同好们像个 e 人一样发疯等等。

两年前,当我胆怯地诱拐同事陪我去 KFC,只为了孤零零地买一个社死联动套餐的时候,我绝对想不到两年后,那种发现小众爱好竟有如此多志同道合的人的兴奋与激动。

活动策划的宝贵经验

出于莫名其妙的冲动,我接下了主办 10 月份实验室周年庆典的重任。提前一个多月开始筹备,虽然有之前主办校赛的经验,但这对我仍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所幸有自半年前校赛时期便有深入合作且十分信任的几位学弟的帮助,我很快通过老师的帮助物色了一些核心成员,并中二地成立了「十五周年庆典组委会」,作为一个内部的百人规模的活动,我们从初始的确定主题和统一规范开始,有条不紊地进行纪念品设计和打样、活动策划、会务安排等。开过很多次会,最后基本是取得了圆满成功,这离不开每一个人的努力和协作配合。

尽管只是这样一场非常小的活动,但深刻让我认识到了一点:要办好一场活动,除了协调各个部门,让整个规划运转起来,始终无微不至地关心细节是最重要的。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也不是空有心就能做好的,而是需要长时间的思考和经验的积累,才能把机会每个地方的细节讨论清楚,并且要能「预测异常」,处理分支情况。

这次活动让我收获颇多,并锻炼了从宏观设计到无限细节的统合和分析能力。但有一点稍微遗憾的是,没能好好享受这次庆典和老同学们的聚会。没关系,以后或许还有更多机会吧!

关于各种东西的思考和看法

随性写点想的到的关于某些话题的思考。

关于 ChatGPT

是一个很有用的工具,但我是最早退烧的那批人(在还没火出圈的时候)。对于媒体宣传的那些夸张说辞,我并不感冒。首先聊一下它的定位:工具。我习惯用来帮我解决一些诸如重复劳动、信息分析、校对、部分替代搜索等问题。就其目前的功能,还大可不必担忧什么抢了技术人员饭碗之类的事,如果你竟然担心这个,那还是提升自己的硬实力先吧。技术焦虑不应该来自于媒体想让你看到的, 而应该来自于自己的体验和认知。

另外关于这个今年突然爆发的人工智能落地的实践,我对它保持理性,虽然我不是这个领域的从业人员,但从一些表象信息上来看,我更倾向于它是一个多年来机器学习研究方向的其中一个突然被碰出来的适合面向大众的实用价值的一个技术,甚至有一些大力出奇迹的因素在。而并非是什么太大的技术领先,更谈不上什么革命。否则中国的企业和学术界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人手一个的大模型。

关于前端技术发展和娱乐圈

作为一直在这个领域的从业人员,我的心态其实发生了一些变化。如果说前几年更多的是学习和解决自己的一些疑惑。那今年我的一部分看法其实不一样了。我向来对技术持有敬畏之心,尤其是在没完全搞懂一个东西之前,不敢对其妄下定论。今年,随着自己的认识加深,我觉得有底气可以尝试对一些负面价值多的技术进行分析和评价,起因是业界的「娱乐圈」乱象加剧。

为什么会有所谓「娱乐圈」的调侃?我之前粗浅地认为这是后端程序员对前端的简单、一把梭以及不够工程化的一些鄙夷。但后来当我开始观察业界发展,以及在更广的领域学到很多技术、 经验和模式后,我开始理解了。其实原因很简单:其一,前端业界总是喜欢造一些返祖轮子,以粗浅甚至可笑的理解,把前面几十年先辈总结的错误重新犯一遍(这哪怕在大的项目里也有发生);其二,顶流的前端网红们普遍喜欢占据舆论和营造话题,宣传一些在其他老程序员看来有些幼稚、充满漏洞,甚至违背软件发展规律的方案;第三,前端行业由于技术上手容易,入行门槛低,也进一步影响一些行业人更多地产出一些标题党、干货少的文章引流。久而久之,就形成了所谓娱乐圈的偏见。

事实上,前端业界确实处在一个不健康的发展环境。我觉得不能再继续当个旁观者了,如果没有人站出来批评这些事,那么当它愈演愈烈并开始影响每个人的时候,被祸乱殃及的永远是普通大众。尽管看起来有点中二,但世界需要这些中二的人。

因此,自年中开始,我就撰文批评一些事情,如 Angular Signals、React Hooks 等。并将这个系列封成一个合集《前端娱乐圈杂谈》。因为我的性格,我并不善于批评,并且我知道一旦表露出个人倾向,将不可避免的被另一部分人抨击,陷入论战甚至树敌。而且其中一定会有大量的乌合之众进行谩骂和人身攻击。老实说,我很不擅长做这种事情,我更愿意想办法让所有人感到舒适。

我需要在做一个好好先生,和做一个立场鲜明的技术人之间选择。

如果做一个好好先生,当一个「独立、客观、第三方」的传播者,不对任何技术做批评,那么对业界的影响注定是微乎其微的,但这确实是一个明哲保身的安全之道;做一个立场鲜明的技术人,就必须主观发表看法和在多种选择中选择阵营,也更容易因为倾向性陷入论战甚至被不友善言论淹没,但它更能激发讨论,辨析发展的正确方向。选择这条路,就意味着陷入争吵、承受恶意,这不是我擅长的。

但,我选择扮演另一个自己,尽管这会很难,但这或许可以拯救世界。

关于职业发展和人生规划

2023 年,在不少互联网公司都经历了一波寒冬之后,也让我体验过繁荣和衰退这两种不同情况,有了更多认识。对我来说,毕业后加入商业公司工作确实是一个成长很快的方式(但不同类型、不同体量的公司对个人成长的作用会有很大差异)。而具体的成长的成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认知和评价。我倾向于当个人成长受阻时,积极的走出舒适区去寻求调节,这其中包含心理调节和主动寻求环境调节。

在我个人的追求上,金钱和公司内的管理权力,在技术追求面前,都是不值一提的。因此,自今年起,我也开始思考如何让自己保持进步,而不是困守在舒适区里。我以自己 21 年做的一个初步的 Web 全栈框架为基底,进行了一系列的更宏观的构想和设计。但它目前已经变得过于宏伟和庞大了,我打算在下一年实现它(的核心部分)。这算是我提升技术和实现阶段性人生追求的其中一个办法。在更长远的人生规划上,我也将这个项目当做明年最重要的奋斗目标之一,并尽可能让成为之后规划的垫脚石。

年度之最

轻松地分享我心中的几个年度之最,只是我自己最喜欢或最有印象的事物。

最佳电影:流浪地球2

让我感到惊艳的划时代作品。它标志着中国的电影工业体系已基本筑成,具有里程碑意义,是足以载入史册的电影。

最佳 IP:原神

我是原神的开服玩家,一直以来,我都不是因为它带有的一些天然小众的二次元属性而接触它的,我是从玩法体验开始,并深刻喜欢上了其他高品质的元素:如角色塑造、剧情、二创和玩家氛围。我对它产生敬意则是来自于它成功的文化出海,这和《流浪地球2》也有异曲同工之妙。为提升文化自信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做出贡献的,都值得尊敬。

当然它并不是完美的,有很多黑历史和问题。尤其是对我伤害最深的 3.3 版本后,我陷入了长达几个版本的不活跃状态。但让我重燃对它的热情,并坚定不移地将它评为年度最佳 IP 的,还要归功于这些事件和经历:

(一):线下活动

我参与了「原神☆FES」和官方交响音乐会,收获了玩家群体的友善、热情,和足以带动人情感的灼热氛围。除此之外,这几个活动让我十分满意,甚至感到惊艳。我能从各个细节上感受到主办方的用心。

(二):4.x 版本

在经历了之前版本的失望之后,我没想到原神团队可以在 4.x 版本一扫颓势,在玩法和剧情等方面上都交出了超高分的答卷。并且在 4.2「罪人舞步旋」再次引爆,创造了一个新的高度。

还有其他几个关联的年度之最, 在此一并列出。

最佳线下活动:原神☆FES

最佳音乐会:原神交响音乐会2023

最出圈热梗:「原神,启动!」

最出圈角色:神里绫华(山里灵活)

最佳游戏文案:崩坏: 星穹铁道

难以想象在一款游戏里看到那么多熟悉的中文互联网梗,我对他们的文案策划团队佩服地五体投地。星穹铁道带给了我今年游戏上的大部分欢乐。

最佳动画:BanG Dream! It's MyGO!!!!!

都要 24 年了,还在 Go!是的,它的艺术造诣和话题度已经远超了我的预期,本来我以为只是个三渲二的有点僵硬老套的偶像番。但其表现和剧情节奏安排、情感烘托背后都有着精心的设计,属于值得细品的佳作。

最受期待前端项目:Vite

算是近两年最活跃,迭代速度最快的项目之一。它确实改变了很多东西,并且极大提升了效率。

最佳前端乐子:Server Actions

也只有 Next.js 这种体量的前端巨星可以推得了这种东西的舆论。其实这种模式存在太久了,哪怕在声明式前端开发时期它也不是第一个做的。我非常喜欢这个东西,给今年娱乐圈添了好多乐子。

最惊艳工具:ChatGPT

合理使用,还是能帮助解决一些问题的,当成一个助理即可,但不应该过于依赖和迷信。

收获和展望

2023 年最大的收获之一是「连结」,认识了很多人,一起做了很多一个人不敢做的事。另一个收获是清晰地找到了人生下一阶段的目标,并在接下来几年想办法将其变为现实,而不是继续迷茫和沉浸在公司的舒适圈里浪费人生。

下一步的期待和想做的事:

  • 完成足以改变业界的项目的初步版本
  • 在算法竞赛圈继续为更好的工具链做支持。之前我们已经有了太多的 idea,而迫于 aux 成员的工作压力,可以投身开源的时间一直很少。但现在情况已经有所改观,希望能将一部分设想变为现实,并推广出去
  • 多产出一些内容,扩增个人的影响力
  • 尝试一些好玩和憧憬的事情

bLue 创作,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 3.0,可自由转载、引用,但需署名作者且注明文章出处。
本文地址:https://dreamer.blue/blog/post/2023/12/31/2023-summary.dream

还不快抢沙发

添加新评论